• 功能特点

  2018 年,美国司法部允许 Cody Wilson 设计的 3D 打印图纸重新上线。“潘多拉魔盒”打开了。

  关于 3D 打印,我们听到的故事都曾笼罩在温暖和善良的光环之下——比如用来打印义肢,制造新药。

  技术发展的另一面,3D 打印让“幽灵枪”(ghost guns,没有序列号,无法被追踪)数量与日俱增,大大加剧了管制难度。单就美国来说,司法部统计从 2016 年到 2020 年,在犯罪现场缴获近 2.4 万只“私造”。

  Keegan Hamilton 起初想造一把名为“Scorpion”的半自动手枪(扣动一次扳机,发射一次枪弹)。由于政策收紧引发的购买狂潮,一些“幽灵枪”零部件缺货。

  缺货的金属零部件非常重要,3D 打印的塑料强度作为枪身足以支撑,但是作为“枪管”和“枪栓”,塑料无法承受高温高压。

  同时,完全由塑料制成 3D 打印枪械也是违法的。美国联邦法律要求至少有一个金属部件。《不可探测法案》从 1988 年开始实施,为了让能被金属探测器探测,规定其钢铁含量不能低于 3.7 盎司。

  最终,Hamilton 选择制作一把零部件更易买到的“Glock 19”。枪管、滑道、扳机等金属部件,加在一起 320 美元,能直接邮到佛罗里达比赛的靶场。除此之外,一卷 23 美元的 PLA+ 灯丝,一台 3D 打印机,几盒 9mm 的弹药就是他需要的全部了。他不需要操心手枪该如何设计。

  在一家由 Cody Wilson 建立的网站上,任何人只需缴纳 50 美元会费,就能访问 3D 打印手枪图纸。其中就有世界上第一款 3D 打印手枪“解放者”(The Liberator)。Wilson 被美国政府迅速注意到,正是因为“解放者”的制作文件在网上传播开来,迅速有了 10 万次的下载量。

  20 世纪末期,3D 打印技术开始出现。与普通打印机工作原理基本相同,打印机内装有金属、陶瓷、塑料、砂等打印材料。根据电脑绘制的设计图,材料被一层层铺设出来,最终形成线D 物体。

  打开淘宝,用来打印手办模型的家用级 3D 打印机价位在 2000 元上下,工业级别一般 6000 元往上,更贵的达上万元。当然它们所用技术也不同。家用 3D 打印机主要采用基础廉价的 FDM(熔融沉积成型技术),工业级覆盖了 SLA(立体光固化成型技术)、SLS(选择性激光结)等全产业领域。

  打印,本质上与 3D 打印其他东西没有区别。将零部件分别打印出来,再组装一起。设计图才是关键。

  为了取得图纸,Hamilton 注册成为网站的会员。最终,他的这把“Glock 19”的成本不到 400 美元。打印主体枪身花了 16 个小时,当他从打印机上取下时,发现了一些与“真枪”相比的明显差别——没有序列号,在枪柄处印有“Ghost Gun”的字样,边缘也很粗糙,无法直接插入金属部件。于是他又花了四个小时,用锉刀等工具打磨塑料。

  成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,他扣动扳机,第一发子弹射中 15 米外的金属靶子。

  二十多个小时制作后,Hamilton 参赛去了。但是因为射击时不断被卡住,他只能换成“正规”Glock 品牌的滑道和枪管。看得出来,3D 打印来的枪并不像传统枪械那样可以连续、持久使用。

  传统枪械的核心部分均为标准的金属部件,如枪管、枪机和击锤等。所谓的金属打印机打出来的强度远不达标丨Photo by Max Kleinen on Unsplash

  根据《科技日报》,枪管堪抗力(即膛壁承受枪膛内一定火药气体压力而不变形的能力)决定于膛壁的厚度和枪管所用材料的质量,金属枪管和 ABS 材料强度差异,使得堪抗力差别显着,堪抗力低于火药气体压力时,枪管就会炸裂。

  传统枪械的核心部分均为标准的金属部件,如枪管、枪机和击锤等。所谓的金属打印机打出来的强度远不达标。

  最后 Hamilton 在比赛中获得第三名,赛后,他选择把枪身熔了。他曾问 Wilson,美国当局是否有希望完全阻止“那些图纸”在网上分享,Wilson 回答,“政府应该发明一个机器,在七年前杀了我。但现在已经太迟了。”

  2012 年,当时还在中阿肯色大学念法律专业的 Cody Wilson,设计、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把 3D 打印手枪。

  他仅凭一台家用 3D 打印机,用 ABS 塑料打印出 16 块零件,再组装到一起,一把形似玩具枪的玩意就诞生了。但它是一把“真枪”,能发射子弹,虽然威力同传统手枪仍有很大差别。Wilson 给这把枪取名为“解放者”。

  他还成立了 De***** Dis********(以下简称为 DD),一个开发和发布开源设计的非营利组织,想成为“维基武器”(wiki weapons)。3D 打印,需要这几种要素:打印机器、材料、电脑和配套软件和设计图。DD 的创始目的,就是公开这些 3D 打印中起关键作用的设计图。

  2013 年,他将“解放者”设计图纸放在了网上,但是很快,美国政府就找上门了,要求 Wilson 撤销图纸。

  美国法律承认公民有持枪权,但前提是购买者得通过背景调查,如果公民有精神疾病、未成年、有前科等,都不能获得购枪资格。另外,美国还规定必须含有金属,以便金属探测仪的识别。这些枪都标有序列号,一旦发生凶杀案,警察可以据此追踪罪犯。

  但 3D 打印手枪改变了这一切,在政府看来这意味着:无论什么样的人,一旦得到这张图纸,只要家里有打印机和电脑,以及便宜的材料,就能制造一部杀人机器。而且,还很难被追踪。

  政府告知 Wilson,公开图纸便违反了“国际武器贸易条例”(ITAR),理由为一旦图纸流传到互联网,全世界的人都能下载到,但 ITAR 禁止在未获得美国政府明确许可的情况下,将武器技术转让到国外。

  Wilson 辍学,并开始起诉政府。“我不是在给你制造,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性,一种你们自己为自己铸造的可能性。”他想确定发布技术数据是否违法,以及共享文件是否就等同于出口。

  打官司费力烧钱。Wilson 开始钻法律的空子,在美国,销售和运输的零散部件,监管干预不了。他开始卖一种叫“Ghost Gunner”的黑盒子,它其实是用来制造关键部位下机匣的铣刀,也卖下机匣成品。

  到了 2018 年 7 月,DD 意外打赢了官司。美国司法部认定,美国人可以“接触、讨论、使用和复制”技术资料。Wilson 大呼胜利,称 2018 年就是“可下载时代”的开端。

  大量的批评者担忧,这会让“幽灵枪”越来越多,政府无从知晓,也没法追查。这些 3D 打印手枪,一旦落在极端暴力分子手里,便会带来惨剧。

  2019 年,一名德国人在哈雷犹太教堂附近用携带的霰弹枪朝一所公墓射击,射杀了一名路过女子,还试图冲入教堂,投下自制炸药。让人脊背发凉的是,作案者甚至在网上直播了作案过程。

  2021 年,西班牙国家警察在特内里费岛上发现了一个用 3D 打印制作武器的作坊,逮捕一人,缴获了两台 3D 打印机以及弹壳、消音器、弹匣、卡宾枪、制作武器及其坯料的各种零部件等等。

  美国 1968 年的《管制法》认定,没有许可证就出售自制属于非法,但制造和拥有自制并不违法。

  但具体到美国各州,都没那么“宽容”了。在新泽西,人们买零件自制没被编进可追踪系统的,是严格违法行为。他们要 3D 打印,需要有制造许可证。在加州,人们自制钱之前,需要申请一个序列号,还得自在子弹壳上印上识别标记。其他州也有类似的法律,或正计划实施。

 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立法,将拥有 3D 打印文件等同于实际拥有 3D 打印枪。一旦发现设计图纸,将面临最高 14 年监禁的处罚。

  在新加坡,相关军火法令规定,拥有 3D 打印将被判处监禁;使用或企图使用将被判处死刑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3D 打印出来的,对持有者本身也存有不小的安全隐患。比如,联邦政府调查“解放者”时,就发生过武器自身爆炸;袭击哈雷犹太教堂的作案者也在直播中提到,“我成功证明了简易版的武器是多么荒谬”,因为手枪发生了故障。

  Wilson 将第一把 3D 打印手枪命名为“解放者”,无论它解放了什么,但肯定也解放了恶魔。

  依据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,在我国非法制造、储存、弹药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情节严重的,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死刑。

相关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