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功能特点

  我的爷爷奶奶在村子里,做了一辈子柴火饭,烧了一生土灶。听说村里要改气了,土灶也要用不成了。广播一遍一遍地播放着,是传达冰冷的煤改气通知,只有要钱的份,没有惠农的考量。农村的人已经很少了,烧土灶的更是屈指可数。

  不能只顾城市,不顾农村,也不能只顾环保,不顾民生。好事办不好就不是好事,民生工程出岔子,也会产生民怨事故。同样,煤改气是造福城乡居民的好事,但如果操之过急、用药太猛,不是农民经济承受不起,就是清洁能源供应不及,导致有的地方农民挨冻,把好事办糊了。

  任何事都不能一刀切,60、70、80、90年代,我们连队团场家家户户冬天都烧煤,夏天也烧柴火做饭也没把空气污染。那时的空气,不管夏天冬天都特别好,除了下雪和雨,天总是蓝色的透明的,工业污染是罪魁祸首。

  什么事情都是先拿农民开始,厉害了!嘴里的大米饭都是钢筋水泥做成的,猪鸡狗鸭羊也是钢筋混凝土养大的?一边受着农民恩惠,一边说农民:喂,你污染环境了,你知道吗?然后对各种各样严重污染空气的生产企业视而不见,甚至加大投入,随处可见耸立在天空中的烟囱,排出厚厚烟云,是不是就是保护环境的?

  农村不让烟囱冒烟做饭 ,其实这是在为城市里的汽车尾气排放让路 。这就跟城市扩建,农村合并村庄,不让农民盖房是一个道理 ,不管什么事都认为是农民的错。

  农村烧柴火做饭,这是从古到今的生存方式,既经济又美味。对于收入低的农民来说,自力更生地解决生活问题,没有依赖贫困户。你不让农民烧柴火,有没有先解决好由此给农民带来的经济上和便利上的问题?

  从古到今没有不给生火做饭的,推广液化气是好事,干净卫生但要因地制宜,过了就是坏事了。农村人不是用不起液化气,而是充气不方便,很多都是独居老人,太偏了没人送气。老人家习惯烧柴火,山上捡点枯木头也方便。

  农村正常的生产与生活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污染,对环境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,更何况大自然本身就具有那种自洁的净化功能。我们不能为了环境治理而走向偏颇,不顾民生而实施非常武断的一刀切做事方法。

  网友方中山说:我今年都53了,记得小时候很难见到汽车,家家户户都是用柴草烧饭。夏天去河里抓虾抓鱼,到了入冬和冬天有大雾天气,有时间还会一连好几天大雾。七几年初还没有改革开放,污染源基本上没有,那时候的是雾不是霾,大雾自古开天辟地都有。小时候都是柴火烧饭,没见雾霾,空气不要太好,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不找找其它原因,怪农民啊。

  真正污染除了工业以外,就是公路运输业。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中国这么庞大的重型汽车量级,像快递物流、农产品等,他们是随着新千年后人口城镇化带来的负面问题。

  凡事不能过,过头就不一定是好事,物极必反,就是这个理。其实,如果他们稍有常识就会发现,有条件的乡村烧柴,是最低碳的能源消费方式!天然气烧完了还烧啥?能源不知道保护,秸秆年年有。

  乡愁,本意就是炊烟袅袅嘛,净化空气好事,但不能一刀切,我们这一代就是烧柴火的!

相关产品